相关文章

迪拜小伙重庆姑娘扬大相恋 他为她去重庆开火锅店

迪拜小伙阿里和重庆姑娘陶三春

  谈及这段跨国恋情,陶三春告诉记者,他们的恋爱经历比电影桥段更加曲折,现在他们的恋情还没有得到双方父母的认可,但他们一直都在努力,希望最终能在父母的祝福下走进婚姻的殿堂。

  师生相差4岁

  初次见面,互相看不顺眼

  他,阿里·迈赫迪,阿联酋迪拜人,一头棕色卷发,眼神深邃,2012年9月,当时19岁的阿里来到扬州大学临床医学系就读。

  她,陶三春,重庆女孩,美丽大方,是扬州大学汉语国际教育的研究生,兼任海外教育学院的实习老师,负责教两个班留学生的中文,阿里正是她的学生。

  两人的初次相遇,互相留下的印象并不好。“在教阿里中文课之前,我见过他两三次,当时就觉得这个学生形象不太好,留着个大胡子。”陶三春说。而阿里则认为,他的老师每天太过活泼,每天都叽叽嘎嘎地讲话,像一个小丑。

  在正式成为阿里的中文老师后,陶三春对阿里的印象并没有所改观,“他是个特别聪明的学生,学到的中文最多,可也喜欢调皮捣蛋。”陶三春说,在课上,阿里经常提出各种问题,而这些问题常常是涉及以后学到的知识点,此时她只能针对他一个人去解释问题,因为其他学生根本听不懂。

  “直到后来,阿里才告诉我,说这是故意逗我玩,就想看看我会不会生气。”陶三春说,那时的自己从没谈过恋爱,更不会往师生恋那边去想,她不会想到半年后,她会和这个比自己小4岁,与自己拥有不同国籍,还是自己学生的男孩成为恋人。

  渐渐混得熟络

  他频频邀她参加各种聚会

  随着两人的不断接触,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开始慢慢缓和。

  “我记得有一次,阿里突然说,他过生日,想请我去宿舍吃饭。我当时第一反应是,他又想捣乱吗?当时就拒绝了,后来阿里就开始说软话,说他一个人来中国,没什么朋友,也没人陪他过生日,当时我的心就软了下来,想想还是答应了这个请求。”

  而为了缓解陶三春的尴尬,当时阿里还特地请了班上的一位女同学一起陪她到宿舍。那天,阿里亲自在宿舍里烹制了鸡肉饭、迪拜小吃等一大桌美食。“说实话,那天的饭菜不是很合我的胃口,吃过饭后,他还要求送我回宿舍,刚开始我也是拒绝的,觉得一男一女骑一辆电动车不太好,后来他说不放心这么晚让一个女孩子回家,我就同意了。”

  接下来的日子里,阿里总是利用各种机会邀请陶三春参加班级里的聚会,“我记得有一次,印度学生过当地的一个文化节,我也被邀请去参加,后来吃过饭后,阿里又提出女孩子一起去逛街,邀请我也参加,然后他自己也跟着一起去,说害怕我们不认识回来的路,当时我就在想,这个男孩子好另类,却没有往更深层次去想。”

  两人互生情愫

  一瓶指甲油成功俘获芳心

  “当我意识到这种情况,是在一次聚餐后,阿里突然送我一瓶指甲油,当时我就觉得特别奇怪,心想他怎么知道我喜欢漂亮的指甲油,我把之前的几件事情联系在一起,意识到了什么。”

  那天晚上回到宿舍后,陶三春就直接发微信问道:“你为什么送我指甲油?”阿里回答:“没人送。”“你是不是喜欢我?”陶三春是个直爽的人,面对含蓄的阿里,她干脆直接发问,阿里沉默了好几分钟,才说道:“对,我喜欢你,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?”

  面对阿里的坦白,陶三春意识到,其实在这些天的相处中,这个阿联酋的小伙子早已走进了她的内心,刚开始的那种讨厌情绪早已变成了说不清的奇怪感觉。她回答道:“如果我答应了,你不要告诉其他人。”两人确定了恋爱关系。

  两人相处后,阿里对陶三春很好,几乎每天都会来接她上下班。“我记得有一次,阿里睡过了头,醒来的时候,发现时间已经不早了,他穿着一个短袖子的T恤和拖鞋就走出宿舍,那个时候还是大冬天,他骑着电动车,从扬大农学院骑到瘦西湖校区,到我楼下时,感觉人都被冻傻了。”

  双方父母全反对

  老师同学都在善意“提醒”

  这样的日子过得很快,一年过去了,陶三春面临毕业,按照之前的计划,她需要去美国亚克兰大的孔子学院当两年中文老师,“可是心里有一个人,那种思念让我根本就呆不了这么长时间,所以我决定,只在美国留一年。”

  可是这样的一段爱情却没有得到祝福。陶三春的研究生同学吴漪萍说,阿里与陶三春在一起仅3个月后,就遇上风波,由于阿里每天都骑车去陶三春的宿舍楼接她,两人的恋情很快传开,陶三春还遭到学院的批评,不少老师也都很善意地提醒她,留学生最后可能都要回国,让她不要太投入。

  而最反对这门恋情的则是双方的父母,“我要去美国的那个暑假,阿里陪我一起来到重庆,也见了我的父母,由于饮食文化的差异,阿里特别吃不惯我们那里的饭菜,当时父母就很反对,说两个人在饮食上都吃不到一起,以后的日子怎么过。”陶三春说。

  阿里的父母此时也很反对两人在一起,“父亲一直希望我能够回到迪拜工作、结婚,不希望我留在中国,所以当我把这段恋情告诉父亲时,他很生气。”阿里说,到现在,父亲也没有原谅他。

  然而两人的恋情并没有因为家人的反对而停止交往。“去了美国之后,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系,虽然也会吵架,但我们总是舍不得这段感情。”陶三春说,一想到阿里在中国等她回来,她就会舍不得,想着能够早点回来。

  为爱转学去重庆

  他甘愿为她放弃所学专业

  2014年6月,陶三春从美国回到重庆,阿里依然在扬州读书,两人面临的状况是,除了双方父母的反对,还隔着两座城的距离。

  “记得有一次,他从重庆过来找我,分别后,我心里特别难过,无意中说了一句,‘你要是在重庆就好了’,谁知在火车上,他就给我发短信说,我转学过来吧。”让陶三春没想到的是,回到扬州后的阿里真的开始申请转学,联系的学校是重庆大学。

  “可是重庆大学根本就没有医学专业,阿里转过来,只能学习对外汉语专业。”陶三春说,没有转到相应的专业,对他们的爱情无疑是雪上加霜,“因为阿里的父母一直希望他能够学医,现在我们为了在同一座城市,需要放弃原本的专业,他的父母心里肯定恨死我了,而由于重新读一个新的专业,阿里只能从大一开始读,等到他毕业,我的年龄也大了,当时我真的在想,这段恋情,能否走到尽头。”

  2014年9月,阿里两地奔波数次,递交无数资料,终于转学来到重庆大学,而凭借过硬的普通话功底,学院的老师同意阿里从大二开始读书。面对陶三春的自责,阿里曾握着陶三春的手说:“人的一生都在追求真爱,为了爱情,我为什么不能有所牺牲?”

  携手创业苦亦甜

  一个办培训班 一个开火锅店

  虽然爱情没有得到父母的祝福,但是阿里和陶三春都是特别孝顺的子女,“我从来没有怪过我们的父母,反而非常理解他们,他们是害怕我们以后得不到幸福,过苦日子,所以才会这样反对。”陶三春说,阿里在中国的这段日子,也开始了解到要在中国当一名合格的女婿,首先要有车有房,事业有成。

  来到重庆后,阿里对美食很感兴趣,特别迷恋重庆火锅的味道,他决心将火锅作为自己的第一份事业。阿里跟母亲软磨硬泡,要来了一笔创业基金,加上自己兼职的资金,盘下了一间两层楼的店面,楼上楼下都植入了阿联酋的照片、标志物。今年4月18日,火锅店正式开张。

  有了火锅店,阿里也变得忙碌起来,除了进货之后,他还负责各种食材搭配、火锅料理的制作,忙的时候,一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。“看到阿里这样,我非常心疼,如果不是我,也许阿里永远不会从事餐饮这一行。”陶三春说,而此时的她也帮不了阿里什么忙,因为她也开始了自己的事业。

  “现在我和朋友合开了一家培训机构,名字叫做‘春天里’青少年学习中心,以我和阿里的名字共同命名的,我希望能够通过我们自己的努力,让父母相信,我们有能力去过上好日子。”陶三春告诉记者,现在白天她在培训机构上班,晚上回到火锅店帮忙,虽然辛苦,但看到最爱的人就在身边,她又觉得充满了力量。

  采访中,阿里说,为了得到陶三春家人的支持,他特地学会了斗地主和猜拳技能,期盼着有一天能和准老丈人一起吃火锅、划拳,一起打牌。开业那天,阿里给老丈人发了邀请短信,却没有收到回复。对此,他说:“我不会放弃的!他们一定会认可我们的真爱。”